謝景蘭 藝術畫廊
請點擊查看

*西方朋友親切地叫她蘭蘭

我們是這個時代受東方影響與中國畫?發的畫家:我是中國畫家,也是現代畫家。1

謝景蘭的作品體現了兩種文化的融合,既繼承了世界最古老文明之一的遺產,又包含了二十世紀後半期的巴黎藝術風格。她在作畫中結合這兩種表面上似乎對立的風格,使她與當時在巴黎作畫的有名望的中國藝術家,如她的第一任丈夫、著名畫家趙無極,潘玉良、常玉、唐海文等齊名。這些畫家都沖破了不是效仿西方同行,就是在中國傳統水墨畫中尋找熟悉的主題的壓力,成?各有其獨特風格的畫家。他們把這種文化的交替作?一個起點,並不認?它是一種倒退,謝景蘭也不例外。她出生在中國,在法國生活了近五十年並加入了法國籍,但是她並不摒棄她的過去。在傳統與創造,東、西方文明的錯綜複雜的對話中,她的作品不斷激發我們對這種文化二重性的思考。

從早期難以捉摸的書法符號和憂鬱的色調,經過一片廣闊的天空,真至最終的抽象風景畫,謝景蘭的油畫、屏畫、水彩畫和卷軸是她不斷地吸收與?不同的創作源泉的結果,使她不斷地走向新的水平。除了具備雙重文化背景,她的天賦不僅表現在繪畫中,在作曲、舞蹈、舞蹈設計、指揮、撰文和作詩等方面也頗有成就。在她於一九九五年不幸過早去世前不久,才華驚人的她還在準備著一部影視片。盡管年過古稀,謝景蘭仍能表演一連串融合西方和中國傳統的舞蹈動作,舞蹈是她為自己創作的電子樂曲而設計的。她的舞蹈動作恰到好處,流暢而優雅。音樂時而引起強烈共鳴,時而微妙細膩,只讓人感到聲的存在。舞蹈為音樂而作,音樂又為舞蹈而作。舞蹈是在一個懸挂著四個巨大畫軸的舞臺上表演的。畫軸上的畫是作者自發衡動的具體表現,藍白兩色相綴宛如湍急的溪流和碰撞的浪花,可能出於對水的緬懷,但也抽象地展現了筆觸的流暢,動作的本質,激起畫外音樂和藝術家的舞姿,以及較難理解的?心世界的回響。這就是我們從她最優秀的作品中所能看到的才華橫溢的謝景蘭:她這天資正是她的乍一看來細微謹慎的藝術所部份掩蓋了的。

寫這段文字的目的在於介紹謝景蘭三十多年畫家生涯中的作品主流,同時了解她所受到的故土文化和寄居文化的影響,以及她的舞蹈,音樂和繪畫之間的關係。一九七五年被授予法國文化部藝術文學類騎士勛章,在有生之年她多次的展覽都很成功,她的畫被現代藝術博物館和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所收藏。然而,因?她的生性謙虛,許多成功之作不為?人所知。她不愛表現自己,而在二十世紀末期的藝術界這又是十分重要的。在她後半生的時間裡,她常去中國,同時從事文化交流活動中,故無暇宣傳自己的作品,她與歐洲?多西方藝術家誇張的自我主義行為背道而行。謝景蘭是一個徹底謙虛的人,說她“羞怯”也不過分。她認?這是中國人的特性:“我們受到的教育是那?閉塞、保守,我們總是懷疑著自己。”一九八?年,她坦言道:“我對自己的職業並不那?感興趣,我所愛的是我的工作,”這工作要求一貫的誠實,豐富的表現力和細膩的感覺,是值得我們現在進一步考慮的。

 
湖荂